3522vip_澳门新葡亰网址_澳门新葡亰官网|手机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衣赐履
衣赐履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3,244,529
  • 关注人气:970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三国】公孙瓒败亡:单纯军事路线的破产

(2020-09-23 00:10:20)
3522vip标签:

公孙瓒

刘虞

袁绍

界桥之战

单纯军事路线

杂谈

分类: 澳门新葡亰官网

【三国】公孙瓒败亡:单纯军事路线的破产

衣赐履按:接着上回讲,公孙瓒挥师南下,袁绍亲自率军迎战,双方正式开撕。

公元192,袁绍迎战公孙瓒,两军会战于界桥(河北省威县东)以南二十里处。公孙瓒三万步兵,列为方阵,又有左右各五千骑兵,白马义从骑白马很帅的一支亲兵,有说人数上千为中坚,也分为两部,左射右,右射左,旌旗铠甲,光照天地。袁绍命令麴义(麴同曲)率领精兵八百为先锋,又布置强弩千张于左右,袁绍自率数万步兵紧随其后。公孙瓒见麴义这点儿人马,心中好笑,下令骑兵冲击,打算马踏麴义。麴义久在凉州,对与羌胡部队作战十分熟悉,这八百士兵,人数虽少,但皆骁锐。公孙瓒的骑兵奔腾而至,麴义的兵全用盾牌掩护身体,一动不动,等到对方骑兵到了数十步距离时,麴义军暴起,扬尘大叫,向前冲突,强弩齐发,所中必倒,公孙瓒军大败,他所任命的冀州刺史严纲被杀,兵士被斩首千余级。

公孙瓒败退,麴义追至界桥,公孙瓒集结军队反扑,麴义再次大胜,冲到公孙瓒军营,拔掉了营门大旗,营中余众全都逃散。

袁绍跟在大部队后面,离界桥十余里处,下马休息。袁绍见公孙瓒溃败,心下甚喜,未作防备,身边只有强弩数十张,持戟士兵百余人。没想到突然之间,不知从哪冒出公孙瓒的二千多骑兵,把袁绍里三层外三层围住,霎时间箭如雨下。别驾从事田丰连忙拽着袁绍,要躲在断墙之间,袁绍甩开田丰一把扯下头盔,扔到地上,大喝道,大丈夫自当战斗而死,躲于墙壁之间,就能活得了吗!于是下令众弩齐发,射杀不少敌兵。公孙瓒的部队哪知道大老板袁绍在这里啊,但见这伙儿人挺猛,硬干代价太大,就稍稍后撤。直到麹义率军回来,公孙瓒部才退去。

衣赐履说:这一战,可能是袁绍参加的最危险的一次。大丈夫当前斗死,而反逃垣墙间邪!”这话一出,袁本初英雄之气勃然。

麴义本是前冀州牧韩馥的将领,反叛韩馥,归属袁绍,很能打,也很横,后来被袁绍给干掉了。

另,这一战,《后汉书·袁绍传》上,应该是在公元191年冬天,《通鉴》上记在公元192年初。

公孙瓒败还幽州,袁绍派将领崔巨业率军数万攻围故安(河北省易县东南),打不下来,退军南还。公孙瓒率步骑兵三万人追击,在巨马水大破崔巨业,杀七八千人。公孙帅哥乘胜南下,郡县,到达平原县(山东省平原县),派他自己任命的青州刺史田楷占据齐地(属青州

公孙瓒又派军进攻袁绍,在龙凑(山东省平原县东)被袁绍击败,于是,退回幽州,不敢再出来。

公元193,袁绍派兵数万,与公孙瓒任命的青州刺史田楷打了两年,双方都疲惫不堪,双方粮食都吃得差不多了,抢掠百姓,田间地头,连草都见不到一棵。袁绍任命自己的儿子袁谭为青州刺史,于是,公孙版青州刺史田楷进攻袁绍版青州刺史袁谭,不能取胜。此时,正好李傕、郭汜派的使者赵岐,前来调解关东各州、郡的矛盾,公孙瓒与袁绍结为儿女亲家,各自率兵退回。

衣赐履说:这一段,史书记录非常混乱,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事件,不同史书记录多有不同,矛盾之处比比皆是。我看了不少网络大咖们的考证,有的确实颇有见地,硬是把时间事件线捋了个七七八八,不过,往往会出现以推断为依据继续推断的情况,也就是说,最后的结果,是在多重推断的基础上得出的,似乎总有些那个。

此处,我没有纠缠于细节,我们只要知道,这一时期,公孙帅哥和袁帅哥之间,为夺取冀州、青州土地而开战,实力相当,互有胜负,尚未出现碾压式暴揍的情况。

公孙瓒和袁绍不断互掐,幽州牧刘虞禁止无效,就减少对公孙瓒的粮草供应。公孙瓒大怒,对刘虞更加不敬,你不给我军粮,我就劫掠老百姓,刘虞气得肝颤,却也无法可施。

于是,公孙瓒和刘虞都上书朝廷告对方的状,刘虞说公孙瓒横暴,掠夺百姓;公孙瓒指责刘虞苛扣军粮。两人不断上奏,相互攻击,朝廷只能敷衍而已。

衣赐履说:此时李傕、郭汜主政,他们敷衍个茄子,幸灾乐祸还来不及。

公孙瓒在蓟县(幽州州政府所在县,北京市)的东南边修筑一座小城,带着部队住在里面。刘虞几次请公孙瓒来开个会、商量个事儿,公孙瓒都称病不来。刘虞担心公孙瓒迟早会作乱,于是集结十万大军讨伐。

衣赐履说:此处的十万大军,相信水分很大。

当时,公孙瓒的主力部队分散在外地驻防(比如任命的几个州刺史,手下肯定得有兵),小城里没多少兵。刘虞手下有个叫公孙纪的,平日里,公孙瓒因为他也姓公孙,所以多有照顾,公孙纪于夜间逃到公孙瓒处,将刘虞的计划全盘告知。公孙瓒大惊之下,就打算跑路。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公孙瓒没跑,反而发现,刘虞的部队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没经过训练,根本不会打仗,再加上刘虞是个“仁者”,生怕军队毁坏了老百姓的住宅,践踏了老百姓的农田,惊吓了老百姓的牲口,因此,一个劲儿地告诫士兵,说,兄弟们,不许放火,不许抢劫,不许伤害其他人,只诛杀公孙瓒一个人就行啦

公孙瓒是沙场老将,心下暗喜,立即挑选了几百名勇士,乘风纵火,直冲突围,把刘虞军队冲得稀里哗啦,刘虞向北逃到居庸关(北京市延庆县)。

公孙瓒围攻居庸关,三日后攻下,把刘虞及其妻子儿女捉回蓟县,仍让刘虞签署州府的文书。

应该是到了公元194的夏天,朝廷使者段训来到幽州,献帝刘协下诏,增加刘虞的封邑,让他总管六州的事务(督六州事);任命公孙瓒为前将军、封为易侯,假节督幽、并、青、冀四州。

衣赐履说:对刘虞、公孙瓒的任命,感觉像是李傕、郭汜想借刘、公孙来牵制袁绍、曹操等人。

前面我们讲过,袁绍、韩馥等人想立刘虞为皇帝,刘虞誓死不干。此番,朝廷使者段训来了,公孙瓒便乘机诬告刘虞与袁绍等人密谋,刘虞要当皇帝!之后,强迫段训在蓟县的闹市处死刘虞及其妻子儿女。行刑之前,公孙瓒先向上天祷告,说,如果刘虞确系真龙天子,老天你应该救你儿子,那就刮个风下个雨唔的,给点儿提示!当时正值炎热干旱,妥妥的艳阳高照,于是,斩刘虞。前常山国(首府元氏,河北省元氏县)宰相孙瑾,干部张逸、张瓒等,聚到刘虞周围,对公孙瓒破口大骂,公孙瓒也不客气,一块儿砍了。公孙瓒把刘虞的头颅送往长安,刘虞的旧部尾敦(尾,姓)在半路上截下头颅,送回安葬。

刘虞为人宽厚,广施仁义,因此深得民心。幽州的百姓,无论是当地土著,还是流亡来的外乡人,无不痛惜他的惨死。

衣赐履说:刘虞是个厚道人,这样的人,不适合在乱世当地方官。公孙瓒杀刘虞,又杀孙瑾、张逸、张瓒,决定了他的败亡。

公孙瓒杀死刘虞后,上书任命段训为幽州刺史,名正言顺占有全部幽州,更加趾高气扬,倚仗自己的才干和武力,不恤百姓。只记住别人的过失,却不记得别人的好处,连瞪他一眼的小事,也必定要报复。

在此之前,有童谣说:

燕南垂,赵北际,中央不合大如砺,唯有此中可避世

大概意思是,在燕、赵之间,有个地方状如磨刀石,只有这个地方可以避世。公孙瓒认为“这个地方”就是易县(河北省雄县西北,在幽州南界边境,跟冀州接壤),于是,就把大本营迁到此处,在周围挖掘了十道堑壕,在堑壕内修筑许多土丘,每座土丘都有五六丈高,在上面建高楼数十座。在中央有一个最高的土山,高十丈,供公孙瓒自己居住。

这座新城,被称为易京

公元195,刘虞以前的从事、渔阳人鲜于辅等人,集结率领州中的军队,要为刘虞报仇。燕国(即广阳郡,北京市)人阎柔因平素威信较高,被推举为乌桓司马。阎柔召集数万胡、汉联军,与公孙瓒任命的渔阳郡(北京市密云县)太守邹丹在潞县(河北省三河市西)以北大战,阎柔获胜,斩杀邹丹及其部下四千余人。乌桓部落(河北省北部)峭王也率领乌桓人及鲜卑人(内蒙古东部中部及以北地区),共七千余骑兵,随鲜于辅南下迎接刘虞的儿子刘和(还在袁绍处),与袁绍部将麴义联合,共计十万兵马(估计水分也很大),进攻公孙瓒。在鲍丘河(潮白河,发源于河北省丰宁县西北,向东南流至天津市宁河县,注入渤海)打败公孙瓒,斩杀两万余人。

公孙瓒退保易京,开始屯田,军粮得以确保。

公孙瓒与麴义等又相持余,麴义军粮尽,士卒饥困,余众数千人退走。公孙出兵追击,大破麴义尽得其辎重

衣赐履说:曹操是从公元196年才开始屯田,公孙帅哥比曹公还早一年。麴义军只剩下数千人,说明前面那“十万”之众,确实是宣传工作者宣传出来的。

这时,蝗灾大起,粮价飞,老百姓互相吞食。公孙瓒本就不恤百姓,州里名声比他好的人都想办法陷害他任命的地方官员跟他一样,一个比一个残暴,百姓怨于是,代郡(山西省阳高县)、广阳郡(北京市)、上谷郡(河北省怀来县)与右北平郡(河北省丰润县)纷纷起兵,杀死公孙瓒所委任的官员,又与鲜于辅、刘和的队伍会师。

衣赐履说:代郡、广阳郡、上谷郡、右北平郡,都属幽州,这四个郡全都反了,说明公孙帅哥基本上丧失了对幽州的控制权。

公孙瓒住在他的高楼里面,铸造铁门,侍卫全被隔在门外,七岁以上的男子不许入内,只与大小老婆们同住。文书、报告等都用绳子吊上去。又让妇女们每天吊嗓子,使声音能传数百步,以便向其他城楼传达命令。从此,公孙瓒疏远宾客,没有亲信;谋臣、猛将逐渐离散。而且从此以后,公孙瓒也很少再出外作战。

有人问起原因,公孙瓒说:

我从前在塞外驱逐胡人部落,在孟津扫荡黄巾叛军,那时,我以为平定天下叛乱,唾手而已。如今再看,天下战乱才刚刚开始,大局并非能够由我决定。因此,不如让士兵们养精蓄锐,努力耕作,以度过荒年。兵法上讲:百楼不攻。如今,我的军队分驻各楼,有深堑高楼数十重,存粮三百万斛,等这些粮食吃完时,天下形势也就能看清楚了。

衣赐履说:公孙帅哥的作派,让人想起洪秀全。所谓百楼不攻”,不晓得什么意思。

到了公元198,袁绍连年进攻公孙瓒,不能攻克,就写信给他,想解开过去的仇怨,和好算了。公孙瓒不予理睬,反而增强防备,他对长史、太原人关靖说,如今四方打得不可开交,不可能有人花好几年时间守在城下跟我死磕,袁绍能对我怎么样!

岂料,袁帅哥大举增兵,进攻公孙帅哥。

在此之前,公孙瓒据守各地的将领中,有人被敌军围困,公孙瓒不肯救援,他说,如果救了这一个人,会使其他将领以后依赖救援,打仗就不肯尽力了。

等到袁绍前来进攻时,公孙瓒派到南边营寨防守的将领,自知坚守不住,又知必定不会有人援救,于是该投降的投降,该逃跑的逃跑。袁绍大军长驱直入,直抵易京城门。公孙瓒派儿子公孙续向黑山军求援,并准备自己率精锐骑兵出城,奔往西山(太行山),带领黑山军反攻冀州,切断袁绍的退路。

衣赐履说:公孙瓒毕竟是多年老将,这一招其实相当老辣。

关靖劝阻公孙瓒说:

如今将军部下将士无不怀着离散之心,所以还能坚守,只是因为顾念全家老少都在这里,而且依赖将军在此主持大局。继续坚守,拖延时日,或许能使袁绍知难自退。如果将军舍弃他们,率兵出城,后方无人作主,你走之日,就是城破之时。

公孙瓒于是放弃出城打算。

袁绍大军逐渐进逼,公孙瓒部众日益窘迫。

公元199,春季,黑山军首领张燕与公孙续率兵十万,分三路援救公孙瓒,张燕的援军还未到,公孙瓒秘密派使者送信给公孙续,让他率五千铁骑到北方低洼地区埋伏,点火作为信号,公孙瓒打算自己出城夹击袁绍围城部队。

可惜运气不好,公孙瓒的信使被袁绍的巡逻兵抓住了,袁绍看了书信,就按期举火,公孙瓒以为援军已到,率军出战。袁绍的伏兵发动进攻,公孙瓒大败,回城继续坚守。

袁绍开展地道战,一直挖到公孙瓒部队固守的城楼下,先用木柱撑住,估计已挖到城楼中心位置,便纵火烧毁木柱,城楼轰然倒塌。袁绍就这样一直挖到公孙瓒那座最高楼。公孙帅哥见大势已去,就绞死自己的姊妹、妻子儿女,然后放火自焚。袁绍催促士兵登上高台,斩公孙瓒。

前青州刺史田楷战死。

关靖叹息说:

如果不是我阻止将军出城,未必没有希望。我听说君子使别人陷入危难时,必定分担患难,怎能独自逃生呢!

关靖骑马冲入袁绍军中而死。

老帅哥的儿子小帅哥公孙续被匈奴屠各部杀死。

衣赐履说:总体感觉,公孙帅哥还是挺令人唏嘘的。我们分析一下他失败的原因。

第一,政治目标模糊我们一直读到公孙帅哥死,也没弄清他究竟想干嘛,我估计,他自己也没想清楚。我们看看那几个大佬,刘备有诸葛亮版的隆中对,曹操有毛玠版隆中对,孙权有鲁肃版隆中对,袁绍有沮授版隆中对,就连袁术,人家还有个当皇帝的大目标。这些大佬们基本上按照他们的大战略、大目标行动,然后根据形势调整自己的具体措施。但公孙帅哥没有,他似乎是看大家都在抢地盘,而自己手上恰巧有一支强悍的军队,这个热闹不凑白不凑,就杀将进来了。但打着打着,发现灭掉别人并不是易如反掌,这个时候,他没有想着如何巩固自己的实力,或者合纵连横,而是建易京造了几十座高楼,抱着老婆娃娃猫起来了,甩出一句“百楼不攻”的鬼话,等待世界大同的到来。袁绍向他抛出橄榄枝,被他断然拒绝,终于成为瓮中鳖。

第二,自绝于士大夫集团。我们在上一回说过,公孙家虽然也是辽西豪族,但公孙帅哥是庶出,深受歧视。这可能是他仇视士大夫的一个心理基础。于是,公孙帅哥对士大夫集团极为排斥,当地只要有士大夫名望高过他的,他就以法律的名义把人家办了;对有才能的人,他一定要打压,发配到穷困之地。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公孙帅哥说,这帮士大夫们很可笑,他们全都认为他们生来就应该富贵,因此,即使你给了他们富贵,他们也觉得是应该的,绝不向你感恩。他的这种思路,咱也不能说全无道理,但有道理也不一定非要这么干啊!特别是诛杀刘虞和为刘虞求情那几个哥们儿,这个影响太恶劣了,完全断绝了与士大夫集团合作的任何可能性。这个恶果至少表现在三个方面:

1.刘虞的儿子刘和,刘虞的手下鲜于辅,联合胡人,联合袁绍,暴打公孙帅哥,这简直就是明摆着的事儿。实际上,鲜于辅作为地方大族的代表,率兵进攻公孙瓒,完全是公孙瓒所面对形势的一个缩影。公孙瓒后来为什么跑到易京?因为别的地方待不下去了。他的所有地盘,全是靠军政府来支撑,一旦军队受损,立即全盘完蛋。

2.各郡、县纷纷反叛。东汉末年,对地方的统治,州、郡、县长官的个人能力很重要,但当地的士大夫集团(豪族)的支持可能更重要,我们以前讲过很多良吏治理地方,没有一个是与当地豪族为敌而能治理好的。于是,公孙瓒占领的地盘,一夜之间全部脱幅,就顺理成章了。

3.没有士大夫的智力支持。士大夫集团最大的财富,不是金钱,而是他们垄断了知识阶层,而谋臣这种生物,只能产生于知识阶层,任何政治强人,没有知识阶层的支持,必败无疑。我们看曹操、袁绍、刘备、孙权,哪个不是谋士如云、武将如雨?而公孙帅哥虽然有一支能打的队伍,有一些能打的将领,但基本上没有像样的谋士,完全没有智力支持。

史书载,公孙瓒宠信的都是一些“庸人”,算卦的刘纬台,绸缎贩子李移子,商贩乐何当,这三个人全都身家巨亿,公孙瓒与他们结拜为兄弟,相互之间全都联姻。公孙瓒当然需要这些人的财力支持,但这些人显然无法给公孙瓒提供政治谋划,提供战略思维,提供战术对策。

第三,不恤百姓史书中多次指出,公孙瓒的部队,打到哪儿,抢到哪儿,把个刘虞气个半死。公孙瓒治下,人相食,直到抢不到粮食了,他才开始军屯,算是勉强维持军队的用度。

其实,公孙瓒本来可以踏踏实实当他的边将,立功封侯,荫及子孙,奈何天下大乱,把他推到了历史的前台。一介武夫,只凭拳头说话,在一州一郡,或许还能挺住,但突然被置于争夺天下的高度,这种单纯军事路线的人,哪怕人长得再帅,也终将被淘汰。 


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
“衣赐履和金大妞”
读品历史,品读美食。

【三国】公孙瓒败亡:单纯军事路线的破产
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3522vip 3522vip,澳门新葡亰网址,澳门新葡亰官网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