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22vip_澳门新葡亰网址_澳门新葡亰官网|手机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衣赐履
衣赐履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3,681,686
  • 关注人气:1,00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读通鉴】赵充国平西羌之君臣讨价还价

(2018-11-13 00:08:12)
3522vip标签:

赵充国

汉宣帝刘病已

西羌

平叛

资治通鉴

分类: 澳门新葡亰官网

衣赐履按:上次讲到,汉朝大军已到西羌,酒泉郡(甘肃省酒泉市)太守辛武贤建议先行攻击罕、开(读如尖)两部落,再灭主犯先零部落;赵充国主张对罕、开部落采取怀柔政策,孤立先零,等待时机,一举灭之。宣帝刘病已在朝廷上加以讨论,满朝文武一边儿倒地支持辛武贤。于是,刘病已给老赵下诏,老赵上书反驳;刘病已再下诏,老赵再反驳……君臣之间,你来我往,刀光剑影,惊心动魄。

【读通鉴】赵充国平西羌之君臣讨价还价
【赵老爷子,让人景仰】

经过朝议,公卿大臣们一致认为:先零兵力强大,又有罕、开部落支援,如果不先击破罕、开部落,就不能进攻先零。于是,宣帝刘病已任命侍中(宫廷随从)许延寿为强弩将军,就地任命酒泉郡太守辛武贤为破羌将军,颁赐诏书嘉勉辛武贤的建议,并写信责备赵充国说:

老赵,你辛苦了!你打算到正月才攻打罕部落(老赵的上书中并没有提到正月攻打罕部落,可能是《汉书·赵充国传》有疏漏),那时,他们早就收获了粮食,藏起老婆娃娃,甚至可能组织上万人侵犯酒泉、敦煌。我们边防守军人少,如果让老百姓协同防守,地就没人种了。现在张掖以东地方,粮食涨到每石一百多钱,就连畜草每捆都达到几十钱。运粮运草,百姓不得安宁。老赵你现在手下一万多人,不趁着秋天水草丰足夺取羌人的畜产粮食,难不成想等到冬天进攻吗?那时,羌人蓄足粮食,藏匿山中,恃仗险要,而我军官兵忍受严寒,手足冻裂,这仗还怎么打?老赵你不考虑国家的花费,只想旷日持久征战,取得小小的胜利,你们带兵打仗的将军,是不是都是这种想法?!(原文为“将军不念中国之费,欲以岁数而胜微,将军谁不乐此者”,这话说得很重啊)现在,我命令破羌将军辛武贤率兵六千一百人,敦煌太守率兵二千人,长水校尉富昌、酒泉侯奉世率领婼、月氏兵四千人,共约一万二千人,携带三十天的口粮,在七月二十二日进攻罕部落,沿鲜水(青海湖)北岸而上,距离酒泉八百里,距离你部一千二百里左右。老赵你请率兵选择有利路线向西并进,即使不能会合,但羌人听到东、北两个方向大军压境,必然会引起恐慌,从内部产生分化。我已命令中郎将赵卬(赵充国的儿子)率一支人马支援你。目前五星出现在东方上空,中原大利,蛮夷大败。太白星出现的位置很高,象征敢于深入敌境作战的人大吉,畏惧不敢深入的凶险。老赵你赶紧做好出征准备,借天时,灭叛贼,必获全胜,不要再犹豫了。

衣赐履说:看着真有道理!老赵怎么办?继续吵!

1:五星指的是水星、金星、火星、木星、土星,我国古代分别叫辰星、太白、荧惑、岁星、镇星。至于为什么“今五星出东方,中国大利,蛮夷大败”,我是弄不清楚。“太白出高”,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意思。不过,这些东西,其实也没必要弄清楚不可,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。

2:长水校尉,武帝时设置,掌屯于长水与宣曲的乌桓人、胡人骑兵,秩比二千石。长水是关中的河名,宣曲也是河名。

要一般人,受到皇帝如此斥责,不管心里服不服,肯定是“你是老大,你说了算”,让出兵就出兵,反正败了也不是我的责任。但是老赵不同,他认为将军带兵在外,军事行动唯一的标准是对国家是否有利。于是上书请罪,但话锋一转,又开始陈述战略部署的得失利害,奏折中写道:

之前,老臣我有幸见到陛下给义渠安国的诏书,指示可以谕告罕部落,汉军不会诛杀他们,用以分化诸羌联盟。我认为陛下恩泽深厚,这不是我们做臣子能够企及的。因此,我就依陛下的旨意行事,释放开部落的头目雕库,让他向罕、开两部落宣扬天子的圣德。先零羌杨玉等人率骑兵近万人,依靠山林险要,时有骚扰,而罕部落却对我们从无侵犯。现在,我们把先零放在一边不管,却去攻击罕部落,这是放过罪人却诛杀无辜,看起来只是修理一个罕部落,实际上却树立了两个敌人(指罕部落、先零部落)。我想,恐怕并非陛下本意。兵法有云:进攻力量不足的但防守有余(攻不足者守有余);善战者诱敌上门加以消灭,绝不会被敌人牵着鼻子走(善战者致人,不致于人)。现在就算罕部落准备侵犯敦煌、酒泉,我军应当整顿兵马,做好迎战准备,坐等他们到来,以逸击劳,迎头痛击。我们本来就担心敦煌、酒泉两郡兵少,连防守可能都很困难,现在却要调动他们去进攻,我以为这样不妥。先零羌贼打算反叛,所以才与罕、开两部落化解仇恨,缔结条约,但是他们也深深担忧,我天朝大军一至,罕、开部落就会背叛他们。老臣我认为,先零等的就是我们先攻击罕、开部落,然后他们立即救援,这样,攻守同盟就更加坚固了。现在敌人马匹肥壮,粮食充足,我恐怕攻打他们不但不能对他们造成伤害,反而让先零有机会向罕、开部落施实恩德,合约愈发牢固,联盟愈发团结,这样,他们的精兵可达二万多人,然后再胁迫其他小部族,结盟的人就会越来越多,那些本不想趟浑水的莫须(莫须也是羌人的一个部落)等小部族也不得不加盟。倘真到了这个地步,要想消灭他们,不但还需数倍的兵力,而且恐怕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,而不仅仅是二三年啊。老臣我蒙受天恩,父子都在显贵之列,我的职位已是上卿,爵为列侯,我已经七十六岁,按照皇上的命令,老臣我即使战死沙场,也可不朽,眉头都不会皱一下。然而,我私下想,对羌贼用兵的利害得失,只有我最熟悉,在我的计划中,先诛灭了先零,那么罕、开之类的部落,根本就不需要动用军队就会归服。如果先零已消灭,罕、开部落还不服,过了正月再进攻他们,符合计策规律,又正是时候。现在进兵,的确看不到任何好处,还请陛下考察裁夺。

衣赐履说:读到“我已经七十六岁……”,竟然看得我泪水涟涟。赵充国这样的军人才是国家的柱石,让人敬仰万分。想想自己从军近三十年,何曾有过这样壮怀激烈的时候啊!惭愧惭愧。

六月二十八日,赵充国发出奏章。

七月五日,刘病已复诏采纳。

衣赐履说:刘病已不愧一代明君,居然能听得进话去!一来一回,包括各种讨论,就用了七八天时间,不知累死多少马诶。

【读通鉴】赵充国平西羌之君臣讨价还价
【七十六岁老赵,向先零进军!】

于是赵充国率军进抵先零地区。先零部落屯兵已久,戒备松懈,忽见汉军大兵来到,车马辎重全都不要了,一路狂逃,企图渡过湟水,道路狭窄,老赵率军缓缓前行,驱赶羌军。有人建议说,要取得战果,推进速度不宜迟缓。

老赵说,此为穷寇,不可逼迫太急。缓慢追击,他们只顾逃命;逼迫太急,则可能回身与我们死战。

各位军校都认为有理。

羌人掉入水中淹死数百人,投降及被汉军所杀达五百余人,汉军缴获马、牛、羊十万余头,车四千余辆。行军至罕部落地界儿(青海省同仁县以西),老赵下令不得焚烧羌人村落,不得在羌人耕地中牧马。罕部落人听说后,高兴地说,汉军果然不是来打我们的!罕部落的一个大佬靡忘派人前来对赵充国说,希望能让我们回到原来的地方。老赵上奏朝廷,尚未得到回音。靡忘亲自前来归降,老赵设宴款待,并让他回去告谕本族羌人。护军(大军保护官)及以下将领都说,靡忘是国家叛逆,不能擅自放走!老赵说,你们这帮人,嘴上说的是维护国家法令,心里想的是怎么保全自己,这岂是忠心为国的做法!话音未落,诏书来到,命靡忘将功赎罪。后来,罕部落的确没有劳动汉朝军队,即行平定。

衣赐履说:再次赞叹赵充国,更赞刘病已。

秋天,老赵生病,刘病已给他的书信说:

老赵啊,我听说你腿脚不便,现又开始拉肚子,将军你年纪大了,你生病,我很担心。现在令破羌将军到营地,担任你的副手,趁着有利时机,在十二月份进攻先零部。如病情加剧,你就留守驻地,不要亲自前去,只派破羌将军辛武贤、强弩将军许延寿即可。

当时投降的羌人已有一万多人。赵充国估计先零羌一定会自动瓦解,打算让骑兵解散,留一部分步兵屯田,静待羌人自行瓦解。奏章已经写好,尚未送呈朝廷,却先得到进军的诏书。老赵的儿子中郎将赵卬害怕老爹又要犯倔,自己不敢去劝,就让一个宾客向老赵进谏说:

假如此次出征,面对的是军队惨败、大将被斩、国家危亡的情况,您坚持自己的立场也就罢了。现在我们面对的,无非是利弊而已,你又何必非要跟皇上争个长短呢?一不小心把皇上惹火儿了,派出绣衣直指(绣衣戒严官。详见拙文《汉武帝的“锦衣卫”)来指责将军,到时性命恐怕都保不住,哪里还顾得上国家的安定呢?

老赵长叹一声,说,这是什么话!这就是你们对朝廷的忠诚吗?当初要是采纳了我的意见,羌贼叛乱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吗?那时推荐可以先巡行诸羌的人,我举荐辛武贤,而宰相、御史又奏明皇上派义渠安国,终于酿成祸乱。彼时金城、湟中谷价是每斛八钱,我对司农中丞(农林部主任秘书)耿寿昌说,购进二百万斛谷,羌人将不敢妄动。耿中丞请求购进一百万斛,最终才得到四十万斛。义渠安国第二次出使,又用去了一半。没有采纳这两条计策,羌人所以敢叛乱(第一个计策是事先戒备,变成事先屠杀。第二个计策是囤粮二百万斛,而只囤粮四十万斛)。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,已经是这样了。如今,军事行动,久不结束,四方蛮夷一有风吹草动,就会乘机而起,即使再有智慧的人也难以善后。羌人本身并不值得忧虑,我将誓死坚持我的意见,圣明的君主可以对他尽忠直言。于是呈送屯田奏书:

我听说,军队是用来宣扬皇上恩德、除去祸害的工具,对外的军事行动得当,就是对国内的福祉,所以不能不慎重。我率领的将士以及马、牛的食用,每月用谷十九万九千六百三十斛,盐一千六百九十三斛,干草二十五万二百八十六石。战争持久不能结束,徭役不止。又恐怕其他蛮夷仓猝间有难以料想的变乱,乘机而起,成为皇上心病,这可不是安定国家的良策。再说,羌贼容易用谋略瓦解,难以用军队击碎,所以我愚蠢地认为,直接用军事打击并非善策。我经过调查,从临羌(青海省湟源县)向东至浩亹(甘肃省永登县西南河桥镇。亹读如门),羌贼原来的田地和公田,现在没有开垦的有二千顷以上,期间的驿站邮亭多已残破。我之前派部队入山,砍伐大小木材六万多棵,都存放在河流旁边。我建议撤回骑兵,剩下的步兵及随从人员,一共一万二百八十一人,每月需用谷二万七千三百六十三斛,盐三百零八斛,分兵驻守要害地方。等到冰雪溶化,将木材顺水流下,就可修缮各地驿站邮亭,疏通沟渠,修整四望峡(青海省乐都县西)以西道路桥梁七十余处,一直通到鲜水(青海湖)。农事到来,每人分田二十亩。到四月后,草木生长,可调集郡里骑兵和属国(移民区)的胡人骑兵各一千,到此放牧,同时作为屯田部队的警戒。屯田所得补充到金城郡,增加积蓄,节省大量费用。现在大司农(农林部长)送来的粮食,足够一万人吃一年。谨呈上屯田及器用账册,请陛下裁决。

【读通鉴】赵充国平西羌之君臣讨价还价
【所谓屯田,我感觉可能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类似】

衣赐履说:老赵不屈不挠跟刘病已讨价还价,不知刘病已作何决断,我们下次再讲。

另,老赵在此给我们留下一条成语: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


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
“衣赐履和金大妞”
读品历史,品读美食。

【读通鉴】赵充国平西羌之君臣讨价还价

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3522vip 3522vip,澳门新葡亰网址,澳门新葡亰官网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